狗万体育

您现在的位置: 狗万体育 > 画室生活
狗万扎根人民 泡在生活里 赵振川:秦岭就是我的大画室
时间:2018-10-11 10:14 来源:未知 作者:急速飞驰 点击:

  翻开艺术年表,你会发现,赵振川并不是美术院校科班出身,但他从小有幸受多位大师的熏染,绘画的精髓很早就深深植入了他的精神之中。

  许多绘画大家经常聚集在赵望云家里,像关山月、李可染、徐悲鸿、傅抱石、张大千、李苦禅等都是赵振川从小就见过的。赵家后来搬到的美协大院不像现在的水泥高楼这么封闭,一个院子就是一大家子人,不论是交流学术,还是交流作画,都热热闹闹的。而赵振川可以经常在这些屋子、这些人群里窜来窜去,何海霞、康师尧、方济众、石鲁、李梓盛等等,他们都对赵振川产生过影响。

  赵振川告诉记者:“我曾带关山月、李可染、陆俨少、张仃、黄永玉去过秦岭,他们都非常喜欢秦岭,都说想待在这里不走了。李可染说,秦岭是难得的 既有骨头又有肉 的山,充满着生活气息和灵气。”

  文化氛围对一个人的成长及成功是很重要的,赵振川就是在这样一个环境下耳濡目染慢慢长大。

  少时的赵振川喜欢机械,却阴差阳错上了西安统计学校。1962年学校停办,18岁的赵振川决定学画,恰好当时的中国美协西安分会为培养青年成立了学员班,赵望云、石鲁恢复师徒授受方式,于是父亲把他交给了石鲁。

  石鲁亲自教他练书法,启发他对笔墨的理解,还让他看了自己多年来的生活速写。石鲁经常说:“生活是画的源泉。画无生活若加工无原料。生活枯蝎,画必凋败……敢抒真情,大胆发挥个性,是艺术创作不可轻视的因素。”

  赵振川不仅受教于这些大师,更有黄胄、方济众、狗万体育徐庶之几位师兄给他许多帮助。赵振川提出“学画需就个性之所近,择一家法习之,以入其门矣,更不能不研究各家画法”的观点,就是在师兄们的影响下领悟出的。

  赵振川讲道:“真正踏上艺术创作道路,那还是在此后的从不自觉到自觉,从被动到主动地深入生活中去开始的。回顾多年走过的艺术道路,由于是在长安画派老一辈画家身边成长起来的,自己对注重生活尊重传统的做法欣然接受,对生活和笔墨有了点滴体会。”

  “名人的子女虽条件优越,但往往因有父辈大树遮蔽,很难脱颖而出。他们要想有所作为,不仅要有志向、要勤奋、要有机遇,还要看自身的艺术资质。赵振川凭借自己的艰苦努力和天分,积蓄了在艺术上拼搏的韧性和胆识,他和他父亲对 长安画派 相继做出的突出贡献,已成为当代中国艺术史上的一段佳话。”中央美术学院教授邵大箴对子承父业的赵振川这样评价。

  新文化运动兴起,中国画面临着走向现实、走向生活、走向平民,从精英文化到大众文化的转变,赵望云是最早开始用中国画反映劳苦大众生活的画家。

  父亲赵望云开辟的“生活之路”,艺术的根在人民、艺术的源在生活的主张,对赵振川的艺术观产生了决定性的作用。1964年,赵振川就在父亲的支持鼓励下,响应国家号召,背着简单的行李离开西安,来到了陕甘交界的陇县。

  赵振川一直牢记父亲的话:一个画家,脱离了生活是不会有出息的。就这样,他在陇县一待就是八年。乡下生活的艰辛使他身心都受到了锻炼,他需要出工,需要做饭,需要到甘肃华亭去拉煤,需要到几里外去担水,需要自己种菜养鸡。

  如果说“到生活中去求画”只是赵振川少年时期对理想的朦胧意识的话,艰苦的农村生活就仿佛让他一下子从梦中醒来一般。很长一段时间里,赵振山必须努力克服因为劳作带给自己的精疲力尽的感觉,晚上坚持趴在炕沿上画画,把画画当成一种精神寄托。看到的、听到的、想到的……画着,一天一天进步着,他就高兴。

  陇县的大自然赋予赵振川的永远是简单、纯净、隽永的情景,而生活,尤其是农村生活的艰难与困苦,则激发了赵振川对艺术和现实距离深层次的思考。这八年对赵振川来说是对生活理解和认识的过程,是他的灵魂接受艰苦历练的过程,也是他的情感思想日渐成熟的过程。

  1971年,赵振川返回西安,在陕西省火线文工团从事舞台美术工作,常年深入三线地区慰问铁道兵,稍有空闲他就去写生。参加工作队下乡时,他也怀里揣着写生本。到20世纪70年代后期,赵振川才辗转回到了陕西美协。艰苦岁月,让赵振川磨砺了意志,提纯了灵魂,他真正理解了“生活”二字对于一个艺术家的重要性,真正理解了“长安画派”的艺术精神和优良传统。

  这也正是像赵振川所说“在多年下乡体验生活的过程中,我觉得到生活中去犹如泡酸菜。菜需要浸泡在菜坛中一段时间才能变为酸菜。如果只是在酸汤中蘸一下就拿出来,菜是不会酸的。深入生活也是这个道理,到一个地方去写生,也需要待一段时间并尽可能再次下去,三番五次地体验,才能谈得上对一个地方的了解,才有可能画出这个地方的味道,找出特有的笔墨及形式语言。”

  赵振川说:“一个艺术家的成功与否,在于他作品中是否有生活气息,而生活气息中,泥土气息又是重中之重。泥土气息是什么?就是农村老百姓在务农时身上的泥汗味儿。”

  抱着这种理念,为了让自己 “扎根人民,扎根生活”,赵振川用自己的画笔追寻着父亲的脚步,俯下身,“到民间去”。

  别人描述的美好永远都没有你亲身体会来得真实。赵振川在乌鲁木齐写生时,正值苹果花盛开的春天,他路过伊宁,被一位苹果园主人邀请去家里做客。主人的小土屋坐落在园子的一角,土屋门上挂着红门帘,屋里地上铺着新疆民族特色的大地毯,地毯上的小桌摆满食品,土墙四壁的小窗挂着粉红色的窗帘,阳光射入屋内,洋溢着温馨。主客围绕小桌盘腿席地而坐,吃着香喷喷的点心,喝着热乎乎的香茶,热情的主人弹起冬不拉,欢乐的音乐使小屋充满笑声。那种美好的景致让赵振川一行人的内心充满了莫名的激动,久久不能忘怀。新疆的小土屋、开花的苹果园、窜天的白杨林自然成了赵振川创作的素材。这次写生的多幅作品,被艺术界奉为经典,其中的《戈壁春居》被中国美术馆收藏。

  赵振川亲身体会到,真正地深入生活,除了写生、拍照外,和当地的老百姓交朋友,对于体会当地人文、风情,了解当地情况,增加对生活的理解大有好处,并有可能对生活从外在观察到内在理解,由感性认识到理性认识,全方位地增加创作欲望,提高创作能力。在生活面前,除了直观感悟以外,应善于联想,由小及大,由近及远,使情感得到升华,为以后的创作奠定坚实的基础。

  他的许多优秀作品,都来自深入地扎根人民、扎根生活,他在中国画界的地位也因此奠定。

  我们常说的长安画派优良传统,是指三个方面:一是扎根人民,扎根生活;二是一手伸向传统,一手伸向生活;三是一手抓创作,一手抓培养。赵振川忠实继承了长安画派先贤们的优良传统,付出很大的精力培养学生。他是多家大学的客座教授和研究生导师,国内外投到门下的弟子、学生已逾百人。

  赵振川经常对学生说:“一个人的作品成功与否,在于他的作品中是否有生活气息,而这个生活气息并不是嘴上说说就有的,这需要你去热爱家乡,热爱生活,热爱朋友,热爱人民 。”

  赵振川经常会带着学生深入生活,住进老百姓家里。近三年他每年秋季都会带着学生到陕甘革命根据地写生,要学生不仅学画山水,更要理解革命者的信仰和理想。

  最近,他给一位老朋友画集作序,他说:“适值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,当年的红军所创造的长征精神,已经成为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统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信仰、理想、意志、坚定、坚持,已经为我们民族振兴提供了伟大的精神支持。我就想到,我们画画的人,一旦认准了这条路,也就是开始了艺术的长征,也同样需要一种长征精神,也需要用长征精神不断地检验我们的坚忍。我们也不断地遇到艰难险阻,我们也是凭着对艺术的崇高信仰,凭着实现理想的坚强意志,凭着对长安画派艺术主张的坚持,战胜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和干扰,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境界,锻造自己的精神,坚忍地跋涉在漫漫的征途上,去争取一个又一个胜利。就像红军长征一样,有人倒下了,也有人掉队了,但令人欣慰的是,还有一群坚持下来的人,跟着走的人,仍然在前行。这是一支宝贵的力量,张扬着英雄主义精神,因而他们是民族文化的守护者和希望。”

  除了在做人、学养、艺术上的亲授外,为了鼓励学生,他乐于和学生们联办画展,每办一次展览,就是一次生动的教学,同时,也是对教学的检验。

  赵振川说:“我热爱这片土地,不论我去到哪里,最后兜一圈还是觉得西安好。秦岭就是我最大最天然的画室,我坚持 扎根人民,扎根生活 的精神,坚持画出有生活气息的作品。”正是他对人民和生活的真感情,他的艺术才能赢得人民地欢迎。“山水是没有感情的,而艺术家是要有感情的,没有这一点,不能成为真正的艺术家。”这亦是他常常告诫学生们的话。

  年逾七旬的赵振川,语言幽默而骨子里更多的是朴实、亲切、厚重与深邃。他是“长安画派”的继承者,更是传承者。 文/澄心报道组

(责任编辑:急速飞驰)

友情链接
Copyright @ 2011-2015 织梦58 All Rights Reserved. 网站地图
24小时咨询电话:15925162864 联系人:王老师